日本三级片

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當前位置: 日本三级片 >> 水文化 >> 水之韻
[五河杯文學獎征文選登]水過橋頭自然清
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0:45:16來源: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:漆宇勤

車過橋頭,就到橋頭村了。這個拗口的句子指明了一個村子的地理位置——如果要更具體一些的方位詞語,我可以告訴你:這裏是江西的西部,上栗縣東源鄉。

到了橋頭村,首先看到的不是村,而是水。一條腰帶似的河流呈“幾”字形穿繞在村子中部的田野間,水深且碧。河邊,四五個老人在那裏釣魚。我遠遠地招呼他們:有魚嗎?有老人回應:別走過來,水太清,魚看見人影就不上鈎了!

這是連月來難得的一個晴天,三月的微風已帶著暖意,吹拂著河邊的草木,也吹動河面粼粼的水波。橋頭水好魚先知。悠閑垂釣的老人,也最敏感地意識到這段水域的生態變化。很多改變發生在不知不覺間,就像此刻,河堤上的柳樹看上去還沒怎麽發芽,倒映在清澈的河水裏,卻神奇地泛出一大片濃郁的嫩綠色來。

橋頭村的橋不少,不到3公裏長的河道上就有四座橋。其中兩座是明代的石拱橋,還有一座簡易的橋就被村民們稱爲“小橋”。舉起手機,人勤春耕早的村民,趕著耕牛穿過古老的石橋,在屏幕上一瞬間就勾畫出小橋流水人家的詩意。而更高更大的那座,是新修的雙鳳大橋。站在橋上舉目望去,只見蒼翠的青山橫亘在村子的前方,近處的田地已經全部平整,旱田即將種植水果玉米、水田即將進行稻魚共作。兩位村民忙著在河堤上丈量,對種植護堤樹的位置進行標記。

“我們村沒有礦山,也沒有工業企業,但通過治山理水,依托鄉村旅遊和特色農産品,成了美麗鄉村的亮點。”橋頭村的村支書何淩雲領著我沿著河走了3公裏,一邊走,一邊自豪地說起這幾年村裏的變化。在當村支書前,他是一名教師,園丁一般管護著班上的孩子們;如今他依舊是園丁,管護的對象變成了橋頭村山上的樹、河裏的水。

指著不遠處河岸邊日夜不停轉動的筒車,何淩雲得意地告訴我:那是南宋末年建造的古筒車。幾年前,破損的筒車旁被村民們傾倒的垃圾堆成了“小山”,如今清理改造,重新修複筒車,建成了提水灌溉滋潤莊稼的設施,也成了橋頭古色古香的美麗景觀。

我在河邊長滿草皮的親水灘地上找塊石頭坐下來,看著緩緩流動的河水,突然覺得他確實有可以得意的資本。南方連綿數月的降雨讓河水變得豐沛。按照常理,此時的河水多少會有一些渾濁。但在橋頭村,我們看到的河水卻是清澈的,淺水處透亮見底。

村裏的老教師何文潮回憶,30多年前,橋頭村的河水澄澈甘甜,兩岸綠柳成蔭,河邊有一個“擔水埠”,村民們的生活用水全部直接從河裏取用,河裏魚蝦品種繁多,很多村民甚至靠捕魚爲生。

而另一名村民對我說:“前幾年,魚蝦都被毒魚、電魚的人幾乎趕盡殺絕了;山上的樹木也被做家具的工廠砍伐過半。渾濁的河裏到處是垃圾和枯枝。”

依河而居、靠水耕作的人們開始懷念水清魚躍的時光。但是,如何才能改善生態環境、喚回綠水青山?結合新農村建設,大家從環境衛生和修複水系生態開始,發誓要將荒蕪的田園變成美麗的公園、將淩亂的垃圾河改成旅遊的親水景。經過一系列拉網式的垃圾清理後,橋頭村的河流終于面貌一新;經過痛定思痛的産業轉型,山上的樹木終于重新繁茂。更大的變化經過幾年的時間積澱,也終于顯現。

今天,與當地很多中小河流一樣,橋頭村的河水變清了,河面擡升了,河道兩旁還做了景觀,整體環境變得更美了。美景和清水,讓生態魅力凸顯,也讓魚蝦重回橋頭。爲了節約土地,或許是帶著某種刻意的對比之意,村裏將多處文化休閑景觀都建在了清理幹淨的垃圾角。

幾番對比鮮明的介紹和觀察,讓人倍覺良好生態的可貴。

船到橋頭自然直。而水呢?水過橋頭自然清。

橋頭村雖然幾乎是最上遊,但並不是一條河流的最初源頭。在它的前頭,河水還要流經水江、宮江、竺塘……橋頭村人的想法是,上遊流來了清水,我們要給下遊送去更加清澈的河水;上遊漂來了垃圾,我們一定要把它全部清理幹淨。

爲了治河,橋頭村人想了很多辦法。在開展村莊環境衛生集中整治,不讓垃圾汙染水源的基礎上,進一步組織村民改水改廁,對廚衛、保潔、洗浴産生的汙水集中處理,不讓汙水破壞水質。

而更深層的治本之策,則是人與自然生態的友好共生。

在橋頭村的顯眼處,“何、河、荷、和”的諧音字寫了小半面牆壁,恰好體現了人與天地、人與草木、人與生態之間的關系。橋頭村這個將近3000人口的村子,是10個姓氏共同的家園,他們是人居環境裏“人”的代表。

而代表天地自然的河流,則無疑是村裏一切風物的靈魂。過去,河流是人們土裏刨食的謀生之本;現在,河流又是橋頭鄉村旅遊的亮點所在。經過多年的宣傳引導,如今,保護河流生態就是保護自己的家園之根、保護河裏的動植物就是保護自己的朋友親人,已經成了橋頭百姓的共識。

橋頭村荷花園裏的新荷還沒有冒出水面,但櫻花園裏的早櫻卻已蓄勢待發。爲了涵養水源,森林覆蓋率高達80%的橋頭村對5000畝山林全面封山育林,其中3000余畝曾經的荒山和村民房前屋後的空地,如今已果樹林立。

這草木與人居的結合,讓另一個“和”字——人與自然生態的和諧,初見端倪。

在這裏,人與水相互扶持,彼此滋養。村裏有一個70畝的淡水湖,還有3個水庫、90余口山塘。這些水域爲橋頭村貢獻了水産養殖的豐厚收益。而村民們則堅持嚴格的生態養殖標准,在自然狀態下利用水域,從飼料到糞便,從垃圾到淤泥,一個個環節抓緊整治,決不産生養殖汙染。

對封閉的水域如此,對于共有的開放式河流,大家的愛護就更加全面了。他們每年都向河裏投放魚苗,長期強化水生動植物的保護,決不允許電魚、毒魚,一旦發現,全村上陣打擊驅趕。

順河而行的時候,我注意到,橋頭村的河岸不是水泥的,不是石砌的,就那麽保持自然的泥土斜坡,讓河水與泥土彼此親近,自由呼吸,也讓河流裏維持原生態的動植物隨著天性營建巢穴于河岸、紮下根系在泥土。真好,大自然保持它本來的自然之態。真好,天然的河流提升了它自有的水質淨化功能。

這清澈而豐沛的河水,又回饋給村民們讓人流連忘返的水景。恢複重建的古老水輪榨油坊、就地取材的親子戲水沙洲、自然天成的悠閑竹筏漫遊,讓致力打造鄉村旅遊生態文明的橋頭村美名遠揚。

分享到: